花式炸纯边杰

[博君一肖]沙雕表情包hhh

[博君一肖]我脑洞大我任性 3.0



“错了吗?”


肖战看着面前神色严肃的王一博,觉得有些奇怪。

——

“。。。那,你的肖战呢?”


王一博原地愣了一下,随即转过身一把把肖战搂在怀里吻了个七荤八素。


一直吻到肖战嘴唇发麻才松开。


“要。”

——


这亲也亲过了,按理来说应该不生气了啊?


“错、错了。”


王一博看了他一眼,坐在沙发上,“那你说说,错在哪里?”


肖战乖乖站在王一博面前,低着头,“额……错、错在。。。”


这要怎么说?


肖战咬了咬嘴唇憋了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却一下被王一博拽到怀里,跨坐在他腿上。


“你干嘛。”


“说,不说的话打你。”


“我。。。不应该和别的女生,不清不楚的。。。”


“不清不楚。”王一博重复了一遍,好好推敲了一下字眼,嘴角提起一抹坏笑,“真错了?”


“嗯。”


“该不该打?”


什么鬼。。。王一博有暴力倾向吗?


“该。”肖战心虚的看了他一眼,有点害怕王一博真打他。


据说家暴这种东西偶尔一次就会慢慢成习惯。。。


“啪。”


肖战脸都红了ฅฅ*。


王一博在肖战屁股上拍下力气不大不小的一下。


“你。。。”


“这是惩罚。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就打两下。”王一博顿了顿,用手轻轻揉了揉肖战的屁股,“疼吗?刚才力气是不是大了一点?”


“不疼。”


看着肖战这幅软萌的样子,王一博心都要化了。他亲了亲肖战的嘴角,“明天早上你还有课,今天欠的,周末还。”

[博君一肖]我脑洞大我任性 3

(沙雕预警)

3.

“学长,我喜欢你。”


“和我在一起吧。”


肖战懵了。可身边的人还在起哄。


“在一起!在一起!”


“那个。。。”肖战犹豫了一下,想起了上次王一博拒绝学妹的场面,


“你人很好。我。。。”


怎么办。。。肖(小天使)战想像王一博那样拒绝,可是周围有好多同学,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我会好好考虑的。”肖战摆出招牌笑容。


“唔。。。好。”


周围有些人还在起哄,有些人觉得没劲走了,还有个人,全身散发出冰冷气息。。。。



下雨了。

肖战觉得命运捉弄人,上午和自己表白的女生没有带伞,可怜兮兮的站在屋檐下。


绅士如肖战,把自己的雨伞和外套都给了女生。


雨越下越大,女生道了谢就走了。


肖战一个人在心里祈祷雨快点停,要不然会宿舍晚了家里那口子又得逼问个不停。


王一博恼火的撑着伞,正想着晚上怎么惩罚肖战,就看到了刚刚肖战给那个女生披上外套的一幕。


靠。


待到那个女生走了以后,王(醋坛子翻了+十二万分的生气)一博一下子过去把伞和外套一气塞到他手里,打算离开。


一句话都没有跟肖战说。


“一博,你的外套。”


“不要了。”王一博冷冷地答道


“一博,你的伞。”


“不要了。”


“。。。那,你的肖战呢。”












[博君一肖]我脑洞大我任性『2』


(沙雕预警!)

2.

一日,肖(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战顶着脖子上的草莓去上课。


会议中汪(只要吃不死就往死里吃)卓成眼尖:“呦,肖战这是怎么了啊,脖子上的红印子是怎么搞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老去诗篇浑漫与(划掉)。也不知道汪卓成哪里来的号召力,全班几乎都看向肖战。


肖战脸一红,难不成告诉你是我家那口子咬的?干笑了几声答道:“蚊子咬了,痒得难受,我挠的。”


“是么?”宣璐一笑,“你挠一个给我们看看。”


“这。。。”


“我怎么就不信呢?是不是wang。。。唔。”肖战耳疾手快的捂住于斌的嘴,心想:真的想把于斌这烂嘴缝上。


最后肖战死命在脖子上挠出个红印子勉强过关。

。。。。。。

傍晚,肖战窝在王一博怀里吃薯片,王(东亚醋王+疑心病)一博同学终于发现印记多了一个。


王一博眯了眯眼,轻轻戳了戳,沉声问 : “肖战,这里是怎么回事?”


“我自己挠的。”肖战捂住脖子。


好吧,可信度并不高,王小波同学还是决定给肖小赞同学一个机会。


“那你挠一个我看看。”


“。。。”



[博君一肖] 我脑洞大我任性


1.

肖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王一博恶狠狠摁到床边吻了个七荤八素,甚至于他此刻还当机的大脑正在思考之前暗恋人五六年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


事情的起因非常简单,第已经记不清多少个被王(校草大人+隐藏毒舌神补刀+不气哭女孩子不是人星球)一博吸引而来的傻得可怜的单纯姑娘,成为了第不知道多少个但肯定比宣璐看肥皂剧流的眼泪要多的哭着跑出男生宿舍的姑娘。


肖战那时候刚好也在。


为了逃能杀死脑残的高数课肖战特别认真严肃地把自己闷在被窝里一晚上最终成功营造出 “ 我很弱我生病了我脸这么红一定是发烧了老师放过我 ” 之类的气场。


不负众望的非常非常侥幸地躲过了宿管阿姨的盘问,附加上王(协同作案犯+真·感冒患者)一博亲自参考自己病历伪造的医院证明,形成组合技——真·身体第一其他什么都滚远,并产生附加效果·保护脑残患者脑细胞。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学渣的力量是无穷的,并且团队合作能为成功提供很大帮助。团队合作的核心是集体主义精神,合作是共享的必要基础,共享是合作的必然结果。


总而言之如果王一博不帮肖战逃过这一劫,那么那家伙就会毫不客气地向宿管阿姨提出这家伙一个感冒证明用了三个月连开的药的保质期都快过了。


总之那天肖战正窝在宿舍的被窝里两颊烧的通红嘴唇干裂胸闷气短,只能扯着嗓子让王一博帮他倒水。然后王一博刚刚拿起肖战的杯子装进水要给人递过去的时候门铃就响了。于是王一博毫不怜悯肖(看起来像病号)战可怜巴巴的目光,收回手端着杯子晃着里面的水就去开门了。


“王一博你大爷!”被窝里的人立刻毫不客气地嚎了一嗓子,但高体温闷得有些嘶哑的嗓音让这声义正言辞的斥责不但没有应有的响度还莫名其妙带上了些许撒娇的意味。


作孽啊!肖战盯着那个人悠然自得的背影和离他越来越远的水杯一脸生无可恋,于是自暴自弃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于是肖(鸵鸟)战采用了 “ 视野内一片漆黑所以听觉特别敏锐 ” 的方式收听了这场年度表白大戏。


“一博学长。”很急促很慌乱的声音。嗯,女孩子的声音。


“是我。有事吗?”一如既往的冷淡,带了一丝只有在对后辈或者女孩子说话时才会透出的温和耐心。


“学长,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哦。”


女孩子好像是又犹豫了一会儿,才像是下定了一个很大决心一般。


“请问宿舍里除了学长还有其他人吗?”


王一博愣了一下,转头看向那个把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身影,硬生生把那句 “ 还有一只鸵鸟” 从嗓子眼咽了回去。


“只有我一个人。”王一博做出侧身微微让了让的样子,“要到里面坐坐吗?”


“喝水吗?”茶杯和桌面碰撞的声音。


肖战 : 王一博你个大猪蹄子!


“不、不喝,谢谢学长。”


“有什么事找我。”


“唔,这个,这个,那个,我。”


“说吧。”


“我,我喜欢学长!”


“我喜欢学长很久了!
学长每天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候我都坐同一列的最后面看学长的背影发呆,
学长每天下午喝的咖啡我每天都会买一样的捧在手心里,
学长每年生日的时候我都会买一个蛋糕插上蜡烛然后看着学长的微博在零点的时候默念一声生日快乐。”

“我只是,我只是希望学长能明白我的这份心情!”
“我希望我能拉近和学长的距离,能和前辈并肩前行!”


多么伟大的爱情,肖战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


“所以、所以学长你的回答呢。”尾音有些颤抖,肖战甚至能想象出女孩子有些泛红的眼眶。


“我的回答是。”
“不可以,也不可能。”
“你觉得你为我做的很多吗?”

“一味的追寻我的脚步能给你带来什么?能给我带来么?”

“你问问你自己,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成绩,家世,还是外表?”

“你知道和一个人在一起和只仅仅喜欢一个人的区别有多大吗?”

“你知道我拖地的时候最容易漏过什么地方吗?
你知道每次我买饭必点但重来不吃的那个菜是什么吗?
你知道我每隔多久剪一次头发一次多少厘米吗?
你知道我每天在图书馆看的书除了经济学之外还有什么书看的最多吗?”


“这些你都不知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喜欢我,又有什么资格向我请求在一起呢?”


“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学长,我只是希望学长能知道我曾经为学长做过的事。”


“我知道。”


“可是你知道吗,”良久的沉默过后,王一博声音有点喑哑,在女孩子低声啜泣的伴奏下显得有些疲惫,
“有一个傻子,他只是因为我说一个人逃课在宿舍里太无聊,就傻了吧唧地在被子里闷了一晚上装病陪我逃课。”


“那个傻子每天早上跑着穿越半个校区就为了给我带一杯还算温热的咖啡,因为我最开始喝到它的时候说这是我喝过最纯正的拿铁。”


“那个傻子每天都提醒我要多吃青菜多吃菠菜多吃包心菜,所以食堂出现了蔬菜什锦这样的黑暗料理菜系的时候,他都会自顾自给我点一份然后塞到我盘子里。除了胡萝卜。”


“有一次我头发太长了遮住了眼睛,那个傻子自告奋勇说要给我剪头发,结果我说了一句只许剪两厘米之后他剪下的每一根发丝都是标标准准分毫不差的二厘米。”


“那个傻子明明读的是医学系还软磨硬泡住在了我们金融系的宿舍楼,明明争取到了国外交换生的名额却还是规规矩矩留校考研,明明和家里好得像被透明胶黏在一起一样,过年的时候还是以和家里闹矛盾为理由留在学校陪一直都是一个人的我跨年。”


王一博眯起眼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朝女孩子耸了耸肩膀。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祝,祝你们幸福。。。”


听着女孩子越来越远、越发模糊的脚步声,肖战终于从被窝的围困中脱离出来,坐起身伸长了手就朝王一博死命晃,好像怕他忘了自己那杯救命水。



“说的好像劳资死缠烂打才追到你似的,傻子傻子的叫谁呢。。。”终于得到水的肖(满血复活)战一时间元气满满。之前受的众多委屈包括在枕头里闷了十分钟都迫不及待一股脑把仇恨堆在了王(伪boss+青春期少女杀手)一博身上,“我记得先表白的人是你吧!”


王一博一只手扶住床铺边的扶手,轻轻一跃就翻了上去,然后轻车熟路抬手稳住那人下巴就是一记深吻,成功堵住了接下来所有琐琐碎碎的唠叨和抱怨。


“也不知道是谁从高中就开始暗恋我啊。”


肖战抄起枕头砸过去。